<em id="7suj3"><ins id="7suj3"></ins></em>
      <div id="7suj3"><ol id="7suj3"></ol></div><em id="7suj3"><ol id="7suj3"></ol></em>
      <sup id="7suj3"></sup>

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書鄉婺源 > 文化看點

          與一片葉子結緣——《松風煮茗:婺源茶事》寫作緣起(圖文)
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7-12-07 08:58:20  作者:洪忠佩  來源:光明日報  點擊數:載入中…

            【著書者說】

            洪忠佩(中國作家協會會員)

            “一片葉子,一種乾坤。配得上乾坤的葉子,只有茶。茶,注入無華的水,人的一生就可以在一杯茶里修行。一個地方更是如此,有了茶風茶俗,就有了生活的意境。”

            這是我寫在《松風煮茗:婺源茶事》一書中的起始文字,循著這樣的路徑,我開始“去追溯遠古的一縷茶香與以茶為禮的風俗淵源……盡管場景是以波紋的形式漫開的,抑或來路是片段式的,但絲毫不影響它相沿成俗,在時光深處散發的獨特地域色彩,以及與中華茶文化的一脈相承”。于是,有了對婺源歷史茶文化的認識與發掘,有了《茶典中的標記》《鄉野的清香》《生活的信仰》《屋檐下的茶語》《茶鄉的韻味》等篇章。

          與一片葉子結緣——《松風煮茗:婺源茶事》寫作緣起

              《松風煮茗:婺源茶事》 洪忠佩 著 中州古籍出版社

            中國是茶的故鄉,茶為國飲。清楚地記得,我接到寫婺源茶事的選題,還是在2014年年底。早先,因為編寫《婺源茶藝》《茶香婺源》,手頭有基礎史料,我就積極進行申報,列入了中州古籍出版社的華夏文庫出版計劃。“霜,濃得似雪。草,茶,竹,還有樹的葉面上,停著厚厚的霜白。溪流,又瘦又癟,只有一匹水,拐個彎就失去了蹤影。凍土拱起,一腳踩下,便有了咔嚓咔嚓的聲響。俞家,一個小村落,屋后,是茶山,是竹林;房前,鋪著田園與山巒。德馨先生住在俞家,稱自己過著山居生活,與其詩意的生活狀態是吻合的。上午登門的訪問,是赴與德馨先生一個約定,也是我寫《松風煮茗:婺源茶事》一書田野調查的開始。陽光下的庭院,兩個人挨著坐,一杯茶,一個話題,持續、發酵,都在心里貯蓄著暖意……我對六十多位鄉村的長者進行一一訪問,人文的,傳說的,重述的,都記錄于紙上。甚至,為了求證一段史料,我還去了徽州的茶葉博物館。”(《記錄,或者重建》)

            婺源處于中國綠茶生產的“金三角”。只要走進鄉村,有誰不會講一兩個有關茶葉的故事呢?不曾想,有時民間失憶的程度讓我感到遺憾與無奈。比如《鄉野燒茶人》等章節,雖然只有詞條式的輯錄,但個中付出的艱辛是無法想象的。說實話,有的時候每當看到鄉村驛道茶亭的殘基和斷碑,我心中就升起一種針刺一樣的疼痛。我甚至在不同場合,講過“搶救性”打撈與寫作這樣的關鍵詞。“即便,我走遍了徽饒古道、婺源五嶺(古時進出婺源的五條通道,即現在婺源境內的羊斗嶺、塔嶺、對鏡嶺、芙蓉嶺,以及如今在安徽休寧縣境內的新嶺)……也沒有聽到關于山野施茶人更多的細節與故事。他(她)們是那樣的悄無聲息,好像一碗茶那樣微不足道。明顯,是我遲到了,尋訪茶亭茶舍沒能趕在一個個山野施茶人辭世之前。”(《喚醒一碗茶》)

          與一片葉子結緣——《松風煮茗:婺源茶事》寫作緣起

              上海益芳茶葉獲巴拿馬萬國博覽會金獎 資料圖片

            有好幾個月,為了給《松風煮茗:婺源茶事》一書收集素材,我所有的節假日都在鄉村行走,進行田野調查,足跡幾乎遍布了全縣的驛道與茶亭。“由于新書體例、文本、字數的要求,我的寫作只是對與婺源茶人、茶事有關的習俗作一種概述與感悟,沒有發散,卻宛如打了一口深井,挖掘出的是泥土與砂石,清澈的井水還要在后頭涌出。”(《記錄,或者重建》)在采寫的過程中,許多師友給予了無私的幫助,是他們促進了我書稿的進度。

            “茶,是婺源文化基因與婺源人性格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寫一本婺源與茶主題的書,一直是我多年的心愿。而《松風煮茗:婺源茶事》還不是我理想的文本。我趨向的是,以散文文體出現,它是生活的必修課,是對人生非同尋常的影響,獨特的地域文化積淀,散淡,平和,遼闊;若以小說文體出現,應是以舊時婺源富商巨賈為原型,多維表現商界、政界的勾心斗角,還有家與國命運主線下的茶人擔當,以及生死考驗。”(《記錄,或者重建》)當時,我是想利用婺源歷史上茶商的素材,進行長篇小說《葉脈》的創作,大綱都列出來了,由于種種原因,我只寫了開篇幾個章節,未能如愿。后來,《葉脈》作為中篇小說發表在文學雜志《芳草》2016年第5期上。

            我對婺源茶文化的認知與感悟,不僅散發著婺源民間文化的鄉土氣息,而且還蘊藏著婺源茶文化與中華茶文化一脈相承的肌理。我曾經說過,這樣的寫作,既是看到民間散失太多記憶之后作出的一種選擇,同時也是時代背景與地理空間對接,以及傳統文化與鄉村文化融通的需要。2015年5月,我將《松風煮茗:婺源茶事》的書稿交給了出版社,中間擱淺的時間較長,稱得上是我出版周期最長的一本書。尤為感動的是,此書的責任編輯趙建新先生盡職盡責,雖然未曾謀面,卻在成書過程中提出了許多建設性意見,以及史料上的糾偏。遇到一位好編輯,等于遇到了一位好老師。

            與一片葉子結緣,無疑讓我的鄉土寫作找到了一方沃土。《松風煮茗:婺源茶事》,只是我進行婺源鄉村茶文化敘事的一部分。從這里出發,去發掘地域傳統文化的精髓和新時代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,把挖掘鄉土文化的精神內涵與鄉村振興戰略有機地結合起來,抒寫當下鄉村日常生活中散發的新氣息,以人文情懷和鄉村故事去表達中國經驗,一路上將會生發更多鄉土敘述的芬芳。于是,“生活中的速度與節奏,在一杯茶的時光里慢了下來。喚醒的,不只是茶的清香與人生的況味,還有民間的風俗與歷史文化。”(《中國茶:葉脈與意境》)

            有人說,福克納一生只寫“郵票大”的地方。而我,不忘初心,能夠把鄉土中國一方山水人文,或者把一個村莊的過往,甚至一片葉子的歷史清香寫好就心滿意足了。

            《光明日報》( 2017年12月07日 16版)

          【編輯:萬俊奇】
          圖文推薦
          福彩快3内蒙古开奖今天

              <em id="7suj3"><ins id="7suj3"></ins></em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7suj3"><ol id="7suj3"></ol></div><em id="7suj3"><ol id="7suj3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<sup id="7suj3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7suj3"><ins id="7suj3"></ins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7suj3"><ol id="7suj3"></ol></div><em id="7suj3"><ol id="7suj3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7suj3"></sup>